欢迎登录步步为赢—时代光华管理培训网
时代光华 股权课程
内 训 公开课 讲师 ELN 课程包 工具文档 HR活动 资 讯
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案例分析 > 被小米成就的「 小人物 」们

被小米成就的「 小人物 」们

来源:火星试验室   2018-07-11 09:14:36   您是第264位阅读者

 7月9日上午9:30,小米集团股票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。

虽然盘前交易情况不乐观,但上市当天雷军还是很开心。7月8日上午,他在公开信中表示,资本市场跌宕起伏,小米能够成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的成功。

敲钟的感觉对雷军来说并不陌生。2007年10月9日上午,他担任CEO的金山软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。同年年底,他从金山抽身离开,重新拉起团队,创建小米,称之为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。

最早追随他的13人可以分成两类:几名在业界鼎鼎大名的联合创始人;以及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。他们或出于对雷军的仰望,或因年轻的一腔热血,加入小米时甚至对雷军勾勒的宏伟蓝图将信将疑。

小米的上市对于他们人生的改变更大——这些自称“小人物”的普通人,在一场创业冒险后实现了丰沛的财务回报,他们的人生也因为这场与小米的相遇,获得了丰富的体验。

小米正式通过上市聆讯两周后,北京回龙观一家粥店包厢内,小米的第6至15号员工实现了一次久违的重聚。

那是2018年6月21日。白天,CEO雷军和高管在香港启动全球路演第一站;晚上,有人在小米UI设计师秦智帆拉的早期员工群里号召重聚,众人云集响应。

时光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痕迹。管颖智是14人初创团队中唯一的女生,在那张著名的喝小米粥的合影里,她留齐刘海梳马尾辫,一脸学生稚气;8年后,她梳着波波头,气质干练,笑容温婉。

菜肴一盘盘端上来,往事也一幕幕浮现。

聊共同的创业经历,也聊7月9日的上市仪式,前14名员工将全部到场见证了这个时刻。这群即将实现财务回报的小米元老,最大的难题,是那天穿什么衣服。人称“P总”的孙鹏,张罗着给每人定制一套西服。他们商量着,就算“抱着、扒着”,也“一定要和雷总在现场合照”。

“我们希望上市当天,有机会重现创业之初的场景,每个人站在与当时同样的位置,再拍一张合影。”管颖智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聚餐临近尾声,服务员送来十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。小米生态链产品经理总监刁美玲用镜头重现了八年前那一幕:大伙手捧小米粥,粲然而笑。

▵2018年6月21日,小米第6至15号员工聚餐

1

一锅小米粥

小米的故事从一锅小米粥开始。

2010年4月6日,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父亲早上5点钟起床熬了一锅小米粥,送到公司时,还腾腾地冒着热气。那天喝粥的14个人,就是小米的创业之初的全部阵容。

▵2010年小米公司在银谷大厦创立

某种程度上,工号对于小米员工来说是种象征。工号靠前的员工因慧眼识小米,备受尊重。

每次说到这个话题,刁美玲都有点“心酸”。她是“那个特别惨的15号”。每次雷军提到“我们前14号”,她都会小小地受一下刺激。管颖智则是幸运的14号,那天喝小米粥的一次性碗筷就是她采购的。

那天也是乔迁的日子,北京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807室成了小米第一个“家”。那之前,小米一直是流动办公。管颖智是在海淀的逐鹿茶楼接受了黎万强和林斌的面试,正聊着,雷军推门而入。管颖智只见过照片上的雷军。看到他脸上挂着的两个小酒窝,她有点懵:“我这个小人物,雷总也来面试了,这事儿好像还挺大的。”同时暗暗下决心,“只要他们要我,我就会来。”

她面试成功,成了小米的人事专员,“财务、行政包括采购的工作都在我这儿,因为没有人。他们大部分都是写代码的。我来支持他们。”她白天做行政和财务工作,晚上打电话约人来公司面试。

除了大名鼎鼎的雷军,小米的联合创始人还有原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林斌、原金山词霸总经理黎万强、原微软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黄江吉和原Google中国高级产品经理洪锋。每个创始人都会给她一张经过初筛的候选人名单。

“小米”毫无名气,为提高约人面试的成功率,她自称“雷总的助理”“斌总的助理”。“过来之后,他们发现原来所有老板的助理都是我。”管颖智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秦智帆是被黎万强拉入伙的。2009年底,黎万强把他叫到办公室。“我要创业,你要不要和我一起?”秦智帆连干什么都没问,就回答“好。”

这段对话,也曾在雷军与黎万强之间上演。在金山待了10年的黎万强,本打算辞职玩商业摄影,当雷军透露再创业计划时,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。

▵雷军与黎万强合照 图/黎万强微博

秦智帆在金山词霸做了一年设计师,招他进金山的,正是黎万强。前段时间,秦智帆给小米副总裁黎万强发微信,称了一句“老板”,黎万强直接拨了电话过来:“你叫我‘老板’,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在小米,大家都叫他“阿黎”。

秦智帆成了小米第11号员工。“雷总说,他要做一个手机公司。我当时真的没有任何概念,但做手机肯定酷,肯定比我做词霸酷。”他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早期员工加入小米的决定背后,都有雷军的影子。12号员工李伟星加入小米,也有一半是为了雷军。

中山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他进入微软工作,四年内专攻Windows Phone摄像软件研发。2009年年末,微软放弃Window Phone的中国市场,老上司林斌引荐李伟星与雷军聊聊。

见面前,李伟星对雷军的认知停留在金山和卓越网,见过面,李伟星认定这个创始人是“全能”的,“公司发展会遇到的困难,他都是有经验的”。

李伟星本来打算出国发展,现在决定用两年时间创业“试错”,接受了腰斩一半的工资。

而从金山跳槽的刁美玲,则是被黎万强以参观之名“骗来的”。

2010年4月9日,她在午饭前抵达银谷大厦807室,第一眼看到的是两手拎着沙县鸡腿饭的管颖智和秦智帆。那是创业初期,包括雷军在内的小米员工最常吃的外卖,馋嘴的胖子也只是给鸡腿饭加一个鸭腿,或者鸭腿饭加一个鸡腿。

午饭后,她接连和黎万强、洪锋、林斌“面谈”了三轮,等待第四轮时,她透过会议室门底部的玻璃,看到了一双拖鞋。“拖鞋”和另外三人站了一会,林斌进来告诉她,“我们同事还有个会,今天聊不了,你先回去吧,辛苦了。”

走出银谷大厦时,天已全黑。坐地铁时,刁美玲琢磨着,我不是来聊天的吗?怎么吃了饭就一直在烧脑?回到家她刚把钥匙插入门里,还没转动,黎万强的电话就来了:“你看我们今天聊了这么多,后面可能雷总还要和你聊一下……团队非常优秀,欢迎你加入我们。”她才知道,“拖鞋”就是雷军。

“他们到底想干啥?”挂了电话,刁美玲依然迷糊。黎万强告诉她,团队要做一个“非常大的跨平台的APP”,大方向是移动互联网,但具体的统统不知道。

小米创业之初,就吸纳了数名微软谷歌的高管和资深产品经理,对金山软件产品经理出身的刁美玲确实具有吸引力。但从现实层面考虑,小米并不是她的最优选择——BAT、网易等大公司也已向她伸出橄榄枝。

几天后,黎万强的电话又来了。“你基本敲定了,也不用和雷总聊了,可能会有一个薪资包的大概分档,股票多工资少,股票少工资多,你选一档吧。”

刁美玲想了一晚上,与牛人共事的诱惑,战胜了安全感,第二天,她回复邮件:加入,选工资最低的那档。“我觉得进入创业公司,你要现金多没道理,这说明你对这公司不看好。”她对火星试验室解释。

至于小米能不能做成,刁美玲压根没时间深想——发送确认邮件下一秒,黎万强就给她安排了海量工作。

2

“待到晚上12点算早,一般都要到凌晨1点钟”

小米浓厚的创业氛围,释放了李伟星的编程激情。

他像一节“很经用的电池”,不论加班到多晚,写代码时始终是“很亢奋很愉悦”的状态。

在微软,李伟星有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区间,保证了安静的工作氛围。小米工位间不设隔板,遇到问题站起来喊一声,和10米外的同事隔空交流。

“很热火朝天的工作氛围。(起先)会有一点干扰,但我很快习惯了,不是叫我(的声音),我就会无视。”说话慢条斯理的李伟星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刁美玲迅速找到工作状态。她要对接孙鹏、刘新宇、李伟星三位工程师。微软出身的孙鹏性格直接,有时会说“你这就跟狗屎一样,太烂了,重新做”。头一个月,刁美玲经常站到他工位边,和他一吵就是好半天。

但对孙鹏的研发实力,让她相当服气。在那个安卓系统粗放的年代,孙鹏做了一个很底层的应用,能将手机上运营的其他程序关闭。

大牛同事之于刁美玲,是惊喜;对于秦智帆,更像一种压力。

▵梁峰、刁美玲、秦智帆在2011年小米手机1代发布 

“创业就这么几个人,其他人都是很牛逼的程序员、策划,而我不是。我想尽快提高自己,但我的能力(增长)又需要时间。”秦智帆说,内心的挣扎、痛苦持续了快一年。“我那时候非常着急。但我没想过走,我不是这种性格的人——我没有太大野心做第一,但我绝对不会吊车尾。”

2010年5月,小米正式立项,自主研发基于安卓深度定制的手机操作系统MIUI。几乎所有员工都加入MIUI项目组。

“996”的工作时间便诞生于那个时期。后来大家才知道这条未明文规定的工作制度,起源于孙鹏写给雷军的一封邮件。孙鹏提出,小米是创业公司,如果按照朝九晚六加双休的外企节奏,“是不能创业成功的”。

2010年8月16日,MIUI首个版本发布。最初的100个用户,是10号员工李明从第三方论坛一个个“人肉”拉来的。

MIUI每周五更新一个版本,开创了业界最快的发布节奏。快速响应与修改用户反馈的背后,整个团队天天挑灯夜战。用户们翘首以盼的橙色星期五,在秦智帆眼中是“黑色星期五”。

“新版本上线后,你不能回家,得留守。万一有什么bug,比如图标错位,立马能改。那段时间,待到晚上12点算早,一般都要到凌晨1点钟。”

工程师每天都到MIUI社区看用户建议。有个叫“小虾米”的,经常提意见,刺儿头似的,工程师们都觉得那个ID怎么有这么多问题,后来才发现,那是雷军。

▵雷军在小米创业初期照片

冰可乐成了对抗高强度工作的秘笈。“那时候不吃点好东西,生活真的让你绝望了。冰可乐是唯一让我兴奋的东西,一口下去,你就醒了。”秦智帆说,他一天要喝七八罐冰可乐。喝可乐也是小米文化,从冰箱里拿一罐可乐,就在打着工号的纸上画一个勾,公司会从工资里扣钱。空的可乐罐垒在电脑背后,像一面墙。雷军喝无糖可乐,秦智帆偏爱含糖的,很快体重就从刚进公司的130斤飙升到160斤。

每个星期五MIUI上线后,他们去卷石大厦楼下的烧烤摊撸串,喝酒,侃事,几个创始人轮流请客。秦智帆说,他们当时有个共识,“我们招人,第一肯干,第二喝酒,第三会说笑话。我们不需要一个很闷的程序员,我们需要什么都有点的人,比如这个人要有审美。”

但多数时候,他们一边吃着沙县小吃的鸡腿饭,一边谈事、面试、写代码,雷军是鸡腿饭的重度爱好者,员工们经常开他玩笑,“雷总要不你把楼下的沙县小吃投资了吧。”

为了给大家改善伙食,管颖智从楼下小饭馆订集体餐。每到饭点,饭馆工作人员就推着小推车“突突突”上来。车上有几个覆盖保鲜膜、装满热腾腾饭菜的大铁盆,小米员工捧着不锈钢盘子,排队打饭,活脱脱一个大学食堂。

那时,普通员工和高管真的是“肩并肩”,除了雷军有一间10平方米的独立办公室,其他创始人都在工位上干活。

秦智帆就坐在黎万强身边。“那时小米都不算个公司,就是个土团队。你说,‘老板,你来面试下。’老板从工位站起来说,‘我就是创始人’。就是这么个野路子。”秦智帆又怀念又感概。

刁美玲经常和雷军、黎万强边吃午饭边聊工作,一讨论就是两三个小时。

▵雷军 图/刁美玲微博

第一次与雷军隔着小茶几面对面谈论工作时,刁美玲觉得“对面的人在发光”。在金山工作时,她与雷军在工作层级上至少隔了4级,每次见到雷军,他都和一大群人讨论工作。

但她只敢恍惚一两秒。雷军思维敏捷,语速也快,不喜欢人磨磨唧唧。聊到交互效果在不同手机上的呈现效果,雷军就能从他那个不起眼的黑色双肩包里掏出来真机。

雷军是创业圈远近闻名的“劳模”。刁美玲说,无论员工加班到几点,看看雷军的办公室,他都在。有一天清晨,秦智帆提前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,雷军从办公室出来接水,头发是炸的,穿着拖鞋,神态自若地冲他打招呼。

“前一天晚上,雷总和我们开会到凌晨一两点,他是在办公室过夜。”秦智帆当时就觉得,一个全国知名的商业领袖,从办公室这样蓬头垢面地出来,“太猛了”。

但小米人更熟悉的雷军,是他谈理想和未来时的样子。

“我们需要做出和苹果(手机)一样好的产品,然后用互联网来销售。一定要做到我们的手机,一个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能买得起。”管颖智记得,这是雷军在小米第一个年会上的讲话。

管颖智心潮澎湃。“虽然我是小人物,但我听着觉得挺伟大。当然我在其中起不了什么作用,但他们可以的。”

那是2010年,小米一件产品都没做出来,年终奖每人2000元。

年会在一家普通酒店举行,员工携家属坐了10桌。期间,雷军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头戴白色厨师高帽,端着盘子走到餐桌区“上菜”——一枚足金戒指。

管颖智和财务同事亲自去订做了这批戒指。“雷总说,给第一批创始员工一个有纪念意义的东西。”他们联系了周大福,选了圆形、光面的素戒,戒指内环刻着“小米,工号,姓名”。

▵李伟星小米足金戒指

李伟星说,雷军最初给小米画的大饼,他只相信1/10,“当时期望没那么高,但能达到大饼的效果也很满足了”。没想到,最后的效果是大饼的十倍百倍。

如今,那枚小米足金戒指仍然戴在李伟星左手无名指婚戒的位置,表面已有浅浅刮痕,光泽也不复如初。

“我就是嫁给了小米。”李伟星笑言。

3

“小米的每个人都很自信,

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”

2011年8月16日,注定在小米的创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那天,小米要郑重推出第一台手机:小米1。此前,公司有保密要求,即便对亲朋好友,员工也只能说自己在一家手机软件企业工作。

位于798的发布会场地能容纳200人,大家担心坐不满。刁美玲记得有同事说,“大不了像大街上发传单的那样,找阿姨、大妈凑数”。

但火爆场面超乎想象。五六百位“米粉”从全国各地自发赶来,将会场的过道都挤满;没挤进会场的“米粉”,同小米员工一起站在场外,顶着7月骄阳观看内场直播。

秦智帆站在场内中控台,居高临下,当大屏幕打出1999元的售价时,全场瞬间炸裂。

▵小米1发布会上的雷军

“有人像朝圣一样在喊,‘雷军雷军雷军’,全场都在鼓掌,持续了一分多钟。”秦智帆的眼泪“哗”地流了下来,“就觉得,我们做了一场这么牛逼的……成就感爆了。”

李伟星在场外,听到潮水般欢呼声时,尚不知道原因。直播屏幕延滞几秒后,才跳出数字“1999”。他心跳极快,内心翻滚强烈的表达欲望,但又不知该如何表达。

“(那是)一种很奇妙的状态——有点忘乎所以,你的身体和心情有点升华,好像灵魂出窍的感觉;(又)有点像谈恋爱,你去表白,女生答应了。”李伟星说,那是他在小米8年最激动的时刻。

强大的配置、实惠的价格,再加上互联网销卖的新模式,小米1迅速登上各大门户网站的科技版头条。

发布会还没结束,秦智帆就收到一位朋友的短信。这位朋友原本对小米毫无兴趣,至多吐槽一句“这什么公司,让你拼命成这样了”,但这条短信是:“恭喜你,你们公司牛!”

发布会后,李伟星继续在MIUI任职,参与开发了如锁屏、状态栏、联系人、短信、天气等绝大部分核心应用。截至2014年,第六代MIUI支持27种语言,全球用户突破7000万,共收集到上亿个用户反馈帖,帖子打印出来,足以绕地球一圈。

刁美玲和秦智帆,转入小米网,在黎万强的带领下主攻电商业务。

▵小米网改版讨论 图/黎万强微博

小米自建电商的逻辑,是想削减线下层层转销的渠道费用,使手机抵达消费者手中时,价格更加亲民。但对这支毫无电商基因的团队而言,难如登山。

2011年10月11日下午5点,小米网正式上线。就算在当时,那也是一个相当简陋的页面:单页,3/4页面被小米手机1图片占据,右侧是简单的手机信息,以及一个“我要预定”按钮。

“当时你们觉得小米网做得起来吗?”火星试验室问。

秦智帆顿了一两秒。“小米的每个人都很自信,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,而且大家都觉得这件事能成。很多公司都是,老板转主管,主管转职员,一环套一环,我们小米是每个人单独转,自我驱动,很恐怖。”

刁美玲在小米网3年,一周总有两天在公司通宵干活。秦智帆有一年回家“绝对在凌晨2点以后”。

自我驱动或许与小米一贯的招人原则有关。

早期小米一没名二没钱,“能来到小米的,按普通大众的看法,都脑子有病。(这些人)为什么看好(小米)?他们一定喜欢这件事的,做喜欢的东西自然就事半功倍。”秦智帆说。

事半功倍的小米实现了一路高歌猛进——2012年小米手机卖出712万台,2013年销售1870万台,2014年以交易6112万台的成绩占领国内智能手机销量榜榜首。

小米狂飙突进的三年,管颖智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,从雷军等人口中的“小管”,成长为一茬茬新入职员工心中的“小管姐”。

有时候,她会觉得不真实。“2012、2013年有点发展太快了,像一场梦的感觉。”“没想到会这么好。”

2011年,500平方米的银谷大厦办公室满员;小米搬到望京卷石大厦2000平米的办公区,很快又挤满,一部分人搬到酒仙桥宏源大厦;再之后,小米全员搬到面积达1.2万平方米的清河五彩城。

五彩城的电梯,上下班的时候人特别多,有次大家都进去了,雷军低着头回着信息也进去了。电梯超重了,雷军自己退出来了,“没有人给老板让电梯的。”刁美玲说。

眼下,小米在五彩城周围有六个办公区;22万平方米的园区正在兴建中。

“每次刚搬完,都觉得还挺宽敞的,但过两天就发现坐不下了。”管颖智感叹。

4

“幸运都用在遇见小米上了”

2015年下半年,小米露出发展疲态:年初制定8000万台销量目标,到年尾仅售出6654万台;旗舰机小米5未能如期发布,延迟到2016年2月才面世。

2016年,小米手机销量继续低迷,全年只售出5541万台,光上半年就有三个月处于缺货状态。

那是小米的谷底。外界唱衰之声不绝,老员工对公司持有坚定信心。2016年,雷军将小米年会的主题定为“开心就好”。

▵2016年小米年会主题“开心就好”

“人生都是起起落落的,何况公司呢?”调至小米市场部的秦智帆,觉得公司内部并没什么低迷情绪,“从数据上会觉得小米有变化,可我们还是在努力干活。”

“我们绝对不信公司有差到这种程度。”他神色严肃地强调。

2017年,修炼好内功的小米实现逆风翻盘。供应链问题解决了,小米之家开起来了;创新科技的小米MIX以全面屏幕惊艳行业;小米手机全球出货量达9240万台,位居世界第四。

这家资本眼中的独角兽始终将自己看做创业公司。雷军也总在提醒“所有公司都是撑死的不是饿死的,不要膨胀、自恋”。

有一次,雷军和十来个员工在办公室开会。散会时,有人顺手要把矿泉水瓶扔掉,雷军连忙阻止:别扔别扔,没喝完的矿泉水,集中起来可以做清洁。

那一年,小米手机销量已是全国第一。

管颖智告诉火星试验室,在互联网企业里,小米的餐饮住宿报销标准不高,也没有协议酒店。

2018年5月31日,小米年度旗舰发布会在深圳大运湾拉开帷幕。这是市场部操办的大事儿,管颖智和同事连轴转了一个月多,邀请了40多位嘉宾莅临现场,但他们自己一个都没去——出差成本太高了。

当天,管颖智和同事在公司看直播。分开看网速慢,三四个人围在同事郑伟的工位旁,郑伟是小米8的策划,雷军在深圳会场讲到什么,他就拿出蓝、粉、白的真机同步展示,大家都羡慕不已。

2018年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呈递了上市申请。

秦智帆一直盼望小米能够上市。小米成就了他,他把小米当成了亲人。“我要是在一个大公司干八年,得到的东西远远比不上小米。”他曾经认为上市是一个公司成功的象征,如今上市更像一桩心愿,“这辈子除了这次也没其他机会了”。

李伟星对此心情平静。“上市肯定是大事,但我们都认为上市是迟早的。我的心情没有一百八十度转变,并没有原来很苦逼、上市就特别开心。”

李伟星现在是MIUI副总裁,带两三千人的团队。但他最快乐的仍然是写代码的时候。他对刁美玲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是发光的。

他最大的快乐是自己的想法、创意,能够付诸于行动,给社会带来一些价值,也得到亲朋好友的认可。

“我的梦想没有太大。”李伟星说,如今却在小米的平台上逐渐成真。他抱着4岁的儿子用手机刷小区门禁、引来路过邻居惊奇,儿子会自豪地说,“我爸爸是小米公司的,小米手机可以刷门禁。”

如今,除了梦想,李伟星也可以改善生活了。“奋斗了这么多年,(上市后)有很多经济上的回报可以兑现。”

▵小米高管团队在香港路演

根据5月3日的招股书,14513名小米员工中,5499名员工持有以股份为基础的奖励。其中,56名参与集资认购股票的早期小米员工,将享受到最多的财务回报。

回头看,那是2010年年底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,像此前无数次宣布事情那样,雷军爬上办公室中心区的桌子向员工宣布,公司正在寻求A轮融资,大家可以自愿出资认购公司股票。“世界上没有100%成功的事情,你们一定要做好评估。”他特意提醒。

刁美玲愿意投,但手上没有流动资金。管颖智说服父母,拿出十几万元。这是她大部分嫁妆钱。李伟星信奉“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”的理念,但黎万强找他谈话分析一番后,他“也买了一点”。

那时,秦智帆对股票还没概念。他本打算不买,却被36号员工戚冬杰说服了。

“他问我,如果股票日后赚了,你后不后悔?股票赔了钱还可以赚回来。后悔,和赔钱,哪个令你更受伤?”秦智帆向火星试验室转述。

他算了一笔帐,按照当时8000元的月工资,就算赔了,三四年也能赚回这笔钱。于是,他给父母打欠条借了7.5万元。

“我没想能翻倍这么多。我们家人逢赌必输。”他说。

管颖智自觉没有偏财运,“每年年会中不了奖”。如今,当年投入的嫁妆变成了相当可观的财富。“他们都说,我的运气都花在遇见小米上了。”

 

 

免责声明: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已标明来源,纯属学习与公益需求,版权及观点归属原作者。在传播过程中难免出现信息来源不明的文章,如果涉及到版权要求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尊重您的知识版权,并按要求删除处理。

相关推荐:

杭州企业管理培训

浙江省企业管理培训



上一篇:林斌:因两张餐巾纸卖掉微软、谷歌股份,如今小米上市身价过400亿    
下一篇:今日头条“食言”,TMD都来了
用户评论
 
发表评论
评论将在审核后发布成功。

评论:≤1000字

正在加载验证码......

请先完成验证

  相关资讯
 
  相关讲师
 高林  感动管理理论创始人
 高乐平  实战派经销商培训专家
 程绍珊  著名营销实战专家
 王挺  砖头派讲师
 胡浩  原华为市场部经理
 钟锐  营销策略与销售实战专家
 李成林  实战型咨询式销售培训专家
 吴洪刚  中国著名营销管理专家
 张从忠  跨国公司中高层训练导师
 袁良  营销系统排毒专家
  相关课程
  每日点击排行
时代光华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合作伙伴|人才招聘|员工之家|网站地图|典型客户|申请链接
Copyright © 2005-2017 HZTB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咨询热线:400-0808-155
传真:0571-89938990 邮编:310012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文一西路522号西溪科创园八号楼
步步为赢-时代光华管理培训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15953号